广播发烧网欢迎您!
广播发烧网
广播发烧友网站
电波动态
动态

[随感]晨跑偶感

作者:吕文涛 日期:2003-11-29 人气:1728 来源:人民书城 添加:5BCL.com 

坚持锻炼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刚开始时,感觉有点困难,跑到半路就开始气喘吁吁,我有时想我真是老了但随即莞尔,摇摇头,继续往后跑,跑时我都坚持听收音机,一般是voa,就是the voice of America,有人说它宣传反动,这我不管他,没有比这更能锻炼我的听力的,不听它,让我听什么呢?时间长了,听力的提高没多少,可是我的嗓门却大了许多,对了,对我自己,我还要交代一下,我住在一个半山腰的村子里,每天太阳都最先照到,我比较喜欢,因此从学校里搬了出来,也好经常呼吸点新鲜空气。每次我跑到有石栏拦着的峭壁边,就对着山那边,大声的喊,"喂,有人吗""我十分喜欢这里的空气""I want to suceed,I will be suceed!"喊完后我就掉头继续跑。这种锻炼十分适合我,清新的空气,伴着正宗的美国式美语。

今天我起得早了一些,一看表还不到六点,不过也已经睡不着了,带上耳机,我就出发了。天早就放亮了,在薄薄的晨曦中,我的脚步格外得轻松。VOA还没开始,我找到了一个中文的声音,是ZY亚洲电台,这我也比较喜欢的,它的男支持人的声音和态度,甚至他的冷静而不失立场的彬彬有礼,都是那么得令我欣赏。说实话,当时的我深陷在集体和个人的纠缠不清的"辨证法"里,搞来搞去搞不明白,十分苦恼。不过我还是需要ZY,需要新鲜的空气。由此我就爱上了ZY,甚至ZY主义,个人主义,我也爱屋及乌。由此我不满意某些人的"二个人住一间是不错的"的劝慰,坚持搬到外面来了。今天还是那个声音,还是那么地坚信和冷静,但是……怎么有点苍老和沙哑?张国焘,老奸巨滑等名词钻进我的耳朵里,不过没有说周恩来的阴险和毛泽东的手腕。可能是隔的时间太长,也可能什么别的原因。新鲜,但是陡然间我产生了一种反感,对这声音,对ZY亚洲电台。

电台教育之喉舌也,它以声音教我们,我们是被动的接受者。它的态度它的立场直接得影响着我们的立场与态度、选择。它揪历史,我们或者同意它的观点和立场,对历史假以关注,这就是选择ZY;或者不屑,因此惹起对历史的同情或反感。中国一般人两种态度都有之。

一般来说,如果鉴别力不强,我们的思维就逃不脱这个框框,我们只能是在两者当中择其一。这也正是我曾经为之所苦的。然而这却大违教育之本职,教育需要循循诱导,把自己的立场和态度认识、知识传授给对方,知识的传授尚在其次,关键是让其ZY地选择,而不是把自己的立场态度强加于人。当然,此选择非彼"选择",首先,它的余地大,是真正的ZY,正如黛米·摩尔在一部影片中扮演的女兵Jordon对the navy的选择,对即使强健男子也望而生畏的CRT special training的投入。总之这是"个人"的选择。最能表现这一点的是,当Jordon要求senitor送她回训练基地时,有以下的对话"if not(send herback)""then we go through……(走着瞧)""really?"

"really!"

参议员最终还是乖乖地照做了,她怕什么,怕的是Jordon本人,而不是她的背景或来头,她知道一个对生活道路的选择像jordon那样的人,是说的出做的到的。抛开了jordon的文化背景不谈,单从她的人生的信念,我们说我们需要的就是这种态度,从教育的角度来说,就是要达到尽量回归到人的立场上来,而我们的教育也就是要培养这种精神,至于是选择集体主义还是个人主义确实不是十分重要,是"ZY的选择"。其次,还需要和风细雨的态度,没有好的态度,硬灌是达不到教育的效果的。ZY亚洲电台表面上客观公正,然而实质上把听众作为假想的敌人,如此心理如何伏众。

打着客观公正的旗子,以个人主义故意混淆真正的ZY选择,实际上是卑鄙的政治手段,这与希特勒的大肆屠杀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只不过一个是用强迫的武力手段,而另一个则是用温情脉脉的"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而已。

也许有人说我们是小题大做了,ZY亚洲电台是政治宣传的机器,它本来就是政治宣传的窗口,指着鹿硬说是马,连政治和教育都分不清,这真令人好笑。但是宣传也是教育的一种,只不过是一种"特别的教育"而已。混淆了他们,我们就是唯心主义,而忽略了他们之间的联系而把他们对立起来,那就是庸俗的机械的唯物论了

0
0
付款方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