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播发烧网欢迎您!
广播发烧网
广播发烧友网站
玩机交流
收音机

一台网红收音机的国潮复兴之旅 —— 曾德钧和他的猫王

日期:2019-06-27 人气:1798 来源:港股那点事 添加:5BCL.com 

  “燕舞、燕舞、一曲歌来一片情”,上世纪八十年代,一段动感的广告旋律随电视荧屏在千家万户奏响。当年,拎着一台燕舞牌收录机到公园跳舞是年轻人间最时髦的事情。

  从收音机时代走来,今年62岁的曾德钧以品牌潮玩的模式让这一濒临消失的品类重焕生机。倡导个性创新、造型时尚精致的猫王收音机在小红书、有货、一条等年轻人聚集地迅速走红,成为时下90、00后新宠。作为一位音响发烧友,曾德钧对收音机爱得深沉。几十年来,他的六次创业都与收音机、音响相关。用他的话说,“一辈子只喜欢做这么一件事情。”

  虽已实现财务自由,年过六旬的曾德钧仍奔波在创业第一线,保持着媲美年轻人的精神与活力。年销售额数亿元,累计销售超数百万台的猫王收音机,是他的第六次创业。谈到创业初衷,曾德钧坦言并不是奔着“创立伟大公司”去的。“年轻人有想法找到我,我也愿意去帮助年轻人。成就一个,成就两个都是成就别人,就继续做下去了。”

  2013年,《音乐天堂》杂志总编胡思客找到曾德钧,邀请他一起做一款蓝牙音箱众筹。虽然这次合作让曾德钧赔了十几万,却让他接触到了当时最为流行的互联网风口——众筹。借着众筹的东风,2015年,由曾德钧10年前设计的一款原木收音机被重新优化并定义为独具匠心原木手造的“猫王收音机”登录京东众筹,43天众筹金额近360万,创造国内音频硬件产品众筹金额最高纪录。他意识到在消费升级的年代,硬件创业不只需要好产品,更需要好平台与好故事。

  摒弃冷冰冰的参数与指标,曾德钧给团队、给用户讲起了“原创复古”、“匠人匠心”的故事。在他看来,猫王收音机是一个有情怀、有温度的产品,与符合当下年轻人追求时尚个性、追求品质生活的消费需求不谋而合。

  作为一款网红级的非刚需产品,不担心昙花一现吗?面对格隆汇的提问,曾德钧表示,如果只是一个网红级的产品,它一定是短暂的。一个产品,唯有代表着一种生活的态度,人性的文化,才能真正被沉淀下来。猫王收音机要做的,就是这样一款代表当下年轻人大胆追求独立个性的文化级产品。

  以下是格隆汇与曾德钧的对话实录。

  老顽童57岁再创业

  01

  格隆汇:在您身上有个标签“一生只做一件事”,可以谈谈您与收音机之间的缘分吗?为什么会对它如此热爱?

  曾德钧:可能我们这代人都比较有情怀,像现在经常说一句话“一辈子做一件事,用一生去爱一个人”。在深圳这么有诱惑的地方,我老婆还是当初那个老婆,做事情还是当初那个事情。这一点对现代人来说不容易,对我们这一代人倒是很正常。

  当然也有人问过我,“曾老师,为什么我就不会一辈子去做一件事情?”当时我说因为爱好。后来在一次哲学课上,我发现了更好的答案——有什么比爱更长久?大哲学家苏格拉底的回答是兴趣,唯有兴趣比爱更长久。我觉得很对,所以我一直对我的爱好保持兴趣。

  02

  格隆汇: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决心从收音机爱好者转变为创业者?2014年,猫王收音机正式创立的时候,您已经57岁了,在同龄人都准备退休的年纪,您为什么还要选择创业?

  曾德钧:其实一开始我也没有这么愿意去做这件事情,是“被逼”的。2014年的时候,我都在准备退休了,当时《城市画报》的执行主编,也是现在我们猫王收音机的联合创始人黎文,他找到我说:曾老师我有个梦想,我想做一个黑胶唱机的众筹。本着成就年轻人的心,再加上我本人也比较愿意去尝试,就被年轻人们“忽悠”着开始了一段新的人生。

  03

  格隆汇:所以您一开始并不是抱着“成为伟大企业”的心态去创业?

  曾德钧:在没有拿到投资之前,我是抱着玩的心态、抱着尝试与探索的心态。当我拿到投资以后,责任不一样了,因为投资协议对你的成长是有要求的。拿到投资之后,你第一时间要想到,哪怕钱已经用完了,都要保证每一分钱都是用于创业,用于奋斗,最终得对投资人有所回报。

  对我们来讲,拿到第一笔融资,目标很清晰,完成0到1。做出一个好产品,收获用户的认同并且愿意去买单。

  04

  格隆汇:猫王2是公司的第一个爆品,据说是起源于刘强东的一次乌龙事件,可以聊一聊吗?

  曾德钧:有时候运气来了,你出门就捡钱。那段时间运气确实很好,2014年12月29号下午3点深圳车辆限牌,我是当天下午1点半买的车子,之前并不知道任何信息。

  2015年1月18号,我第一次被邀请在一个线下活动上做主题分享,同一天被邀请的嘉宾还有刘强东和李彦宏。刘强东在台上做分享的时候闹了一个乌龙,把我们猫王收音机在其他平台上做的众筹,说成是京东平台的众筹。这次乌龙促成了我们与京东的合作。猫王2从上线到收官,43天在京东众筹金额近360万,创下同类产品的众筹记录。之后京东还参投了我们A轮融资。我不信命,但运气这种东西有时候也蛮玄妙的。

  “老物件”的爆款逻辑

  05

  格隆汇:收音机一直以来都不是一个风口,但您却把它做出品牌、做成爆品,秘诀在哪里?

  曾德钧:我们的客户主要都是年轻人,什么样的产品年轻人愿意去使用?能彰显个性,还能被穿戴出去的产品。

  的确,收音机是一个夕阳产业,年轻人都不认识收音机。如果把它定义为蓝牙音箱的话,也是一个红海市场。所以我一个老头,在一个夕阳产业,在一个红海市场里面居然逆势增长,的确是这几年我觉得唯一还可以拿出来说事儿的一点。这个关键还是要get到年轻人的那个兴趣Point.

  06

  格隆汇:猫王系列的收音机产品都是由您所设计的。您是怎么抓住年轻人的心,让收音机这样一个“老物件”变身潮玩?

  曾德钧:艺术很多东西它是相通的,经常跟喜欢潮流、潮玩的人在一起,自然而然也能学会学好。

  最开始04年的时候,我是因为自己的兴趣去做收音机,那时候还没有成立猫王收音机,购买人群在65岁左右,一年只卖300台。15年,猫王收音机成立,公司的年轻人告诉我,您应该把人群定位在35岁,这一年卖了1万台。16年我们推出小王子系列的时候,把人群定位降到25岁,一年卖了20万台。你可以看到的,当你愿意改变你自己、和年轻人越来越紧密,越来越接近主流消费人群的时候,那个地方的成功率是越高的。

  07

  格隆汇:随着人群定位的改变,公司在产品上做了怎么样的改变?

  曾德钧:产品没做太大改变,只是把产品变得更可爱、更漂亮,变化最大的是传播方式。原来技术、指标、功能这些东西我们都不讲了,我们讲情怀、讲文艺、讲匠人匠心,发现35岁的人群都买账。再把人群降低25岁的时候,我们开始讲小王子的故事,讲陪伴。你可以看到我们整个产品语言、传播语言、传播路径都越来越接近年轻人。

  08

  格隆汇:您有没有分析过年轻人为什么会愿意接受这一套故事?

  曾德钧:首先看我们的购买人群。女性基本都是白富美,男性基本上都是买来送给女性。这些人已经脱离了对温饱的追求,由马斯洛需求最底层的生理需求往中高层的精神需求去提升。

  我们可以看到社会上面有很多无用之用的东西。什么叫无用之用?潘多拉手链它有用吗?DW手表它有用吗?类似这样一些没用的东西,恰恰是我们年轻人的社交货币,是他们会发朋友圈去传播的东西,我们正好满足这种需求。

  09

  格隆汇:做这种网红级的产品会不会有点危险,公司如何确保下一款产品也是网红?

  曾德钧:如果你的产品只是一个网红级的东西,它一定是短暂的,像当初的黄X吉、马X佳都是昙花一现就过去了。但像我刚才提的潘多拉手链、DW手表,它们做的不是网红,而是文化级的产品。只有一个产品代表着一个生活的文化,代表着时尚的文化,它才能真正的被沉淀下来。所以我们是从文化的角度去做,打造文化级的产品,打造文化IP。

  比如说我们在产品上,跟嬉皮文化去结合;在外观上,跟精致文化去合作;在内容上,我们打造电台文化,在撒哈拉沙漠、敦煌举办电台复活节。所以网红对我们来说只是一时有用的事情,真正得到沉淀的是我们的品牌文化、产品文化。

  巨头烧钱,我们赚钱

  10

  格隆汇:同样是音箱类产品,我发现猫王收音机也有加载智能语音系统,为什么不讲现很流行的智能音箱的故事?

  曾德钧:我们也可以讲智能、讲参数。智能音箱的国家标准《音频互联协议》,我是标准组组长,我们公司是标准主导单位,京东的智能音箱叮咚是我当年指导设计的。但这件事情我只会帮人家去做,我自己并不会去做,创业团队要经得起诱惑。

  在我看来,无论智能音箱还是智能收音机,它都应该是人跟内容连接的工具,让用户想到听什么就能听什么。现在的智能音箱,它用了IOT入口的逻辑,跟我们的逻辑不符合。

  11

  格隆汇:所以您是怎么看待这场BAT主导的“百箱大战”?

  曾德钧:我们不愿意趟这趟浑水,也没有那个烧钱的能力。巨头们都是靠补贴去做,而我们要赚钱,2018年销售量过百万台的音响产品里面只有我们一家是赚钱的。我们要做的是真正让年轻人感受到价值的东西。

  12

  格隆汇:公司智能化的步伐是为了更好链接人与内容,但作为一家硬件创业公司,再背负内容传播的使命,负担会不会有点重?

  曾德钧:我们每年在内容和软件上花的钱超过数百万。用你的话来说,硬件做得很好了,你可以不花这笔钱,把几千万投入变成几千万利润多好,价值不是更高吗?投资人更看好吗?不是,因为我们有使命感,我们有梦想,我们想做得就是怎么样去做好人跟内容连接。

  国潮出海,成为一流品牌

  13

  格隆汇:公司目前已经实现盈利,完成从0到1,从1到N我们准备怎么走?

  曾德钧:首先要战胜自己的思维障碍,打开思维边界,再去拓宽新市场。从猫王2到小王子,我们的产品一直在讲“匠人匠心、原木手工”的故事。但也受限于原木手工,例如小王子,一个月只能做2万台。此外,原木材质的收音机也被部分消费者认为不年轻不时尚,像老一辈的物件。

  当时我们做了一些塑胶材质的样品,但轻飘飘的,没有质感。除了没质感以外,最重要是我自己不太能接受它。这时候公司的年轻人告诉我,曾老师,匠人匠心肯定是我们坚持的,但是匠人匠心不等于原木手工,如果你能坚持好的品质,好的格调,好的文化,都是匠人匠心。

  年轻人给我推荐了一些嬉皮文化相关的作品,书籍《在路上》、《达摩流浪记》,电影《海盗电台》,让我了解现在年轻人突破自我、追求个性的思想。在这种嬉皮文化的影响下,我们推出金属板的小王子OTR,一下子由原来的每月2万台卖到6万台,月销售额破2000万。你可以看得到,我们就是这样不断思考,不断迭代,在一次又一次的困境中突破自己,向前迈进。

  14

  格隆汇:通过爆品策略,猫王收音机在国内建立了一定的知名度。但是在2018年,公司创立第三年的时候,开始在美国、东南亚开展海外业务。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出海,而不继续深耕国内市场?

  曾德钧:时机是不等人的。国潮出海是个大趋势,我们想成为全球一流的品牌,就必须要有全球化思维。如果你把国内市场做成一个很固定的模式,结果发现这个模式并不适合全球化,到时再改就是个大工程。而且我们的出海业务与国内业务并不矛盾,海外的话更多是一个布局上的考虑,国内会继续往深去做。

  15

  格隆汇:您是看到了什么才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布局出海?

  曾德钧:第一是我们中国品牌崛起,这是不可阻挡的一个趋势。当一个经济体体制稳定了30年以后,在这个体制下都会崛起品牌。你可以看到无印良品、索尼、松下都是日本二战结束的30年后崛起的。中国也一样,改革开放40年,华为、小米等大批国货品牌在崛起,这是一个历史规律。

  第二是中国的音响产品在品牌上缺乏优势,虽然全世界80%以上的音响产品是中国设计制造的,但没有一个全球知名的国货品牌,所以我们在这一块去布局是合理的。

  16

  格隆汇:国内国外双管齐下,公司在财务上有没有一些压力?有计划开始新一轮融资吗?

  曾德钧:财务融资可能不需要,我们的钱够用,每个月都在赚钱。但作为一家公司,你需要看到自己的天花板还有未来。怎么让天花板能够托得更高?这时候就需要有资本来帮助。

  17

  格隆汇:融资方面,投资人更偏爱有冲劲的年轻创业团队,您在融资的时候是如何说服投资人的?

  曾德钧:不用说服。那会儿大家抢着投。今天这家告诉我给你6000万融资,明天那一家说给你1亿估值,而且不让投就待在公司不走了。

  18

  格隆汇:当时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追着您来投资,有复盘过吗?

  曾德钧:资本都是逐利。投资人看到我有把一件事情做成功的可能,做的事情比较靠谱,而且我也没有怀疑过自己做这个事情会失败。

  昨天我跟一些同行在吃饭,他们说当时行业里面有很多人都觉得我做这件事不靠谱,会失败。我说我真的从来没想过会失败,因为我每做一件事情的时候,都会想得特别多。当你不考虑风险的时候,这件事情就可能会失败,但我们永远有忧患意识,有忧患意识你就不担心会失败。

0
0
标签: 收音机 猫王
相关内容
付款方式
×